宿迁市钟吾国际学校 初二(13)陈宇驰-宿迁市钟吾国际学校
校园专稿
钟吾国际首页 | 

校园专稿

宿迁市钟吾国际学校 初二(13)陈宇驰

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5    浏览量:
透明的时光

这夜晚黑暗无边,寂静安然
我们都是夜空下提着微弱灯盏的路人
偶然聚首,从而离散
孕育出一段透明的时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   依稀记得刚踏入这所中学,背着小包,轻轻吟唱着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。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弥漫着,我深深地吸了两口,眼见一排排整洁的教学楼,心中充满了对初中生活的期盼与忐忑。
透明的书
    在刚自立的那段时间,生活老师无疑给予了我莫大的安慰。离开父母,就像温室中的花儿失去了呵护,我必须什么事都自己做,一切又好像变着法的同我做对。这时,那个披着一件长发,带着黑框眼镜的生活老师出现了。每天早上,当我们赖在被窝不肯起的时候,她总轻敲着门,说些什么;晚上,我们进入梦乡,而她却一遍一遍地“视察”,夜深了,走廊中那轻轻脚步声伴着我们入睡。每早的打扫卫生,总能看见她在宿舍间穿梭的身影,扫地、拖地、叠被子,她什么都手把手教你,直到你会了,懂了。叠被子时,她总是告诉我要先把被子抖一抖,放平。她那一双粗糙的手,细心地将被子理平,然后将多出来的一部分叠在上面,两头分别向里面对折,再翻一下,靠着床边,理理边,一个“豆腐块”似的被子便成型了。她接着娴熟地理起了床单,使床单上面的条纹都在一条线上,最后又将枕巾放平,拉好四个角,这一切就完成了。她微笑着看向我,我也看向她,她脸上的皮肤有点松弛,眼角已有好几条皱纹,但她那慈爱的目光着实让我感动。有一次,她请假了,原来是因为她在帮我们灌水的时候,不小心烫伤了脚,没有她的日子,做事或多或少没有平日那么简单,可她平时对我们说的,我们却一点没忘。她并不是站在三尺讲台上授课的老师,可她把她会的都好似编成了一本书,这本书是透明的,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中。
透明的心   
   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,远远地就闻到食物的香气,我便立刻显露出“吃货”本色,急忙跑进食堂,又一口气跑了3楼,“呼——呼——”我大口地喘着粗气,拿出卡来刷,站在刷卡机后面的阿姨笑着说:“累不累,别急,饭还有好多呢。”说着,便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我害羞地跑去打饭。“嗯,又是一顿美味的午饭。”我端起盘子刚起身,耳边便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:“嘿,小姑娘,那是不是你的饭卡?”我转头向地上一看,口袋中的饭卡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躺在了地上,我连忙捡起,挥一挥手中的饭卡,对那个好心人说:“谢谢!”。他扬了扬手中的帽子,微笑着摇了摇头。出了食堂,朋友突然哼起了刘若英的《我的心很透明》。食堂里叔叔阿姨们的心也一定很透明,我心想。
透明的声音
    我们的数学老师生病了,这个学期都不能为我们上课。这时,学校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教我们班。当她轻轻地走进我们班,我们便立刻炸开了锅,起起了哄,她微笑着,说出了第一句话:“笑什么笑?”我瞬间不笑了,不是因为她说的话,而是因为她的声音,甜甜的,给人一种口香糖的感觉,很清爽。我一直想知道怎么描述这种声音。
    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她与我的谈话。那天晚上,月光洒在教室门前的花园中,树叶在微风中摇曳着,皎洁的月亮被几丝淡蓝色云雾掩映着。她轻轻走进来,喊着我的名字。不用说,我便乖乖地带上了这次的周测试卷,小心翼翼地走到她的身边。她接过试卷,温柔又有点责备地说:“这次怎么啦?,考的明显退步了。”我不知怎的,还没说出话,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向下流,她的声音温柔,轻快,像五月的风,山间的小溪,直逼我的心灵,让我紧绷的心,压抑的心在那一刻放下了所有防备。我支支吾吾,说不出话,她连忙用纤细的手为我擦去了泪水。她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,说:“没关系,只是一次小小的周测没什么大不了的,错了可以改,我们以后还要迎接更大的考试呢!对吗?”我哽咽着点了点头。她又重新看向我的试卷,为我讲题目,我的心一点一点的豁达了。也正是那一晚,让我找到了那个词——透明,她透明的声音滤过了这夏日的焦躁,炎热。
    这就是我初一的时光,所有的一切组成了这一段纯粹的透明的时光。这所学校在那年夏天送走了一批学有所成的学子,也迎来了一批朝气蓬勃的新生。而我依然没有变,只是长高了一点,爱笑了一点。许多人、许多事已经离我而去,可这一切已经足够了。人生那么悠长,我们都要往前走。